【散文】从这条路 到这条路

来源:装备工程公司 作者:赵驭龙 时间:2022-11-07 字体:[ ]

       经历过烈日烘焙的末夏,夜晚突然不紧不慢地飘洒起雨滴。岷江的风夹着泥腥不慌不忙地从我身旁走过,时而露出狡黠的笑,顿时一点点凉意袭上心头,狂妄的夏早已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  但我还是喜欢这样的夜晚,妻儿紧挽着臂弯,从这条路到这条路,一圈一圈,细细地走着,远处逐渐暗淡的景色一幕一幕在我心里清晰,生活的点点滴滴、滴滴点点,一年又一年,琐碎平凡。世事的烦恼在流转的四季中沉寂,悄悄然飘走。

       我是一个平凡的人。

       年轻的时候,有着多么美好的梦想:期望自己能出人头地,能在村里过的比别人好,父母有骄傲的谈资;喜好文学,梦想成为作家,和诗友游山玩水,多好;喜欢花草,心想要是成为一个花圃工匠就好了;又想站在三尺讲台,和天真烂漫的孩童玩耍疯狂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 从来没有想过要走的基础建设这条道路,如今却默默地、静静地走过了二十四年,自己想要的东西从不曾把握住,也没有实现多么伟大的梦想。

       从这条路到这条路。

       我虽然努力地向前方走着,倔强地表现自己所谓的价值,不要投机取巧、不要世事圆滑,可终是回眸一生青春已去,梦想是梦想,我还是我。

       喜欢文学,撩拨几段文字,偶见报端,终是地龙拱土,作家的梦想成为笑谈;花花草草种了几许,却也终烈日曝晒,懒散的枯萎;三尺讲台终是南柯一梦,一生与自己无缘······事无所成,道路越来越远,梦想越活越低,低到见不到的尘埃里去了,远到这夜里看不见的天空里了。

       唯有这条路,虽然被秋初的细雨湿滑了肌肤,但还在我脚下实在的踩着,不曾让我有心慌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 雨儿还在不紧不慢的飘,妻儿躲在路边的小吃摊里,不好意思的点了“把烧”撸着。我站在路的这端,莫名地暇想:银杏飘黄,也是落地入尘,连那颗粒饱满的果实,为了餐桌上的繁华终也逃不脱化为尘土的命运。而自己走过的路有些悲凉,有些感叹,有些实而不华,却也安稳真实。

       反观有些事,有些人,确也比我等靓丽光滑,只在这细雨飘零的夜里倒没有我能体会的清净和祥和。自己的路,只能自己去走。因为没有人会赞美你的成功,也没有人会讥讽你的失败,快乐的心情只是与自己相伴,只是从这条路到这条路。

       正如这样的夜晚,我走在这条路上,心境自然淡泊、从容、宁静、安然。虽是岁月不饶人,年华已向晚,只要不埋怨时光的流逝,只要期待明日的阳光洒满自己的梦想,把对生活的执念融入到对妻儿父母牵挂的潮起潮落,妥贴安放。

       我想,这世上至少有我来过的痕迹, 我就会从这条路到这条路,快快乐乐,不负岁月的馈赠,不负秋雨的慰藉,不负烈日的热情,一步步走向终点。

 


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