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散文】冬日的“饺”情

来源:二分局 作者:周小春 摄影:周小春 时间:2021-01-12 字体:[ ]

       自一月七日成都下了大雪,随着积雪的消散,人们对雪的兴奋欣喜之情也慢慢褪去,但寒潮似乎迷恋成都平原的温床,迟迟没有退去的意思。

      步行马路上,幻想行道树能像夏日一样遮蔽炙热的烈日,但现在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,皱痕沟壑,铁青中透着土黄,树枝在寒风下像醉酒的酒汉儿偏偏倒倒,只好作罢。拉紧了衣领,将手揣进口袋,耸簇双肩,夹着头向前。

        现在已是十点半,厨房仍然灯火通明,门檐窜出了白色蒸汽,消弭在暗灰色的夜空。里面有人正忙碌地准备夜班饭,供应一线夜班的同事。

      “今儿是饺子!”系着格子围裙戴白头套的厨娘见有人进门,转过头招呼道,手上拿着长勺正朝饭盒盛刚从锅里捞起的饺子。不锈钢餐桌上整齐摆放了大约二十来个打了蘸料的饭盒,旁边的保温箱也已经装了三分之二,加上这二十个左右,估计能够满足现场的需求了。“是猪肉馅的。”她补充到。

      还没喝完刚倒的开水,保温箱就装箱完毕放上了车,因食堂到工地存在一定距离,为了大伙儿更早吃上热乎的餐食,不能耽误片刻。放下水杯,和司机一道踏上了送餐的车。这个时间,马路冷清,许久不能碰上一辆“心心相惜”的车,毕竟任谁都不乐意离开温床,大半夜地在洁冰霜的半夜穿梭。我们是“使命”使然,奋战一线的工友还饿着肚子,一口热乎的饺子虽比不上大酒大肉,但一口一个白水大饺子又何尝不是一种美味佳肴,所以不能为了一时的舒适而独自安享。

       终于到达目的地,塔吊、门机,挖掘机、推土机、装载机等各种机械设备的声音仍然轰隆震耳,碰撞钢筋的叮当清脆,泵机的吞吐张弛,以及工地照灯的明亮透彻,身处其中感受不到黑夜的模糊,大家一心聚焦手上活计。

      “吃夜宵了!”随着一声声呼喊的传递,大伙儿陆陆续续从各个方向围了过来,一人拿着一份装有热气腾腾饺子的饭盒,脖颈汗渍像潮水退后的沙滩,印了一道又一道印痕,手上热乎的饺子让大伙儿的眼睛清澈发光。就在旁边找个稍微干净的地儿,或蹲着或坐着,筷子夹上一个白色大饺子,一口咬下一半,翘着嘴呼出了一股白气,暖入了心坎儿……





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