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一线故事」老挝翻译阿爽和他的中国电建情结

来源:三分局 作者:曹小蔓 时间:2020-07-13 字体:[ ]

       阿爽是水电十局中老铁路项目的一名老挝语翻译,其实他常用名不叫阿爽,叫刘境有,祖上是老挝汉族人,“这是爷爷给我取的中国名字,也许是我家祖上和中国有着一脉相承的缘故吧。”阿爽说,“你们不要叫我阿爽,叫我刘境有。”

       他喜欢这个名字,无论对中国人还是老挝人,报自己的名号都称“刘境有”,使得项目上的员工还认为他是中国人,而他也因有个中国名字感到自豪。他确实长得不像老挝人,三十岁的刘境有高大帅气,英俊潇洒,不是他那在万荣篱笆院子的家,大家不会认为他是当地人。

       刘境有非常喜欢学习钻研中国文字和语言,随着中老铁路工程的上马,他如愿来到水电十局中老铁路项目担任翻译,三年来,他与中国电建结下了牢固的情结,演绎了许多佳话,印证了什么是中老人民牢不可破的友谊。

 
刘境有

中老铁路项目的编外员工

       刘境有到水电十局中老铁路项目之前,基本奔走于中国商人与老挝商人之间,业务时无时有,家里生活条件十分拮据,经济捉襟见肘,两个读小学的孩子和两个老人需要供养,爱人无工作,一大家的生活重担全压在他的肩上。

       到项目后,水电十局三分局党委书记、中老铁路项目经理李强关心地对他说,“你来了,中国电建和你就是一家人,你的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,我们的共同语言不仅仅是汉语,还有共同建设中老铁路工程、促进两国经济建设的愿望。”刘境有说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么热乎乎的话。

       刘境有虽然不属于正式员工,但所有员工都把他当作兄弟看待,成了项目编外员工,刘境有在项目有一种回家的感觉,“我从来不知道一个企业对员工有这么多福利。”进入中老铁路项目的刘境有犹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,项目员工应有的劳保和福利,从来不缺他的,“我在这里领到了雨季和旱季的服装,除了工资,还有节假日津贴和补助。”

       项目给他的报酬,保障了他家庭的生活开支还有余存,这使他十分感动。至此,他记住了中国电建标徽,记住了中国电建。

 

刘境有与老方雇员沟通

传递中老友谊的使者

       水电十局中老铁路项目刚进场不久,由于不了解地方风俗习惯,在施工方面遇到了很多困难,刘境有知道后,主动请缨,架起项目与当地村民沟通的桥梁。

       项目在征地过程中,由于当地村民对中老铁路工程的不理解,偶有阻扰施工并举行集体抗议事件,项目到村里走访宣传,他们避而不见,使项目施工一度进入停滞的境地。刘境有多次找到村长,向他说明中老铁路工程的重大意义和阻工可能带来的影响与后果,取得村长的支持后,他又与村长带着项目协调人员挨家挨户走访,耐心向他们讲解中老铁路带来的实惠,传达中国人的友好,最后终于得到村民的认可,使得项目工程施工顺利展开。

      项目综合办主任赖明波十分感激刘境有给项目带来的帮助,他说,“关键时刻,小刘能够超越翻译职责,利用自己的优势主动帮助我解决了很多大问题,他不仅是一名出色的翻译,还是一名出色的‘外交家’。”

       “外交家”刘境有把自己的一技之长和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,在翻译之外充当着友谊的使者。项目工程取得重大进展,他会与村民共享喜悦;哪家村民有困难,他会向项目反映情况。项目缺劳务,他帮忙牵线,动员村民到项目打工,促进大家互利共赢。项目与村民关系一改刚进场的紧张局面,十分和谐友好。一家村民修房子需要场地填充平整,刘境有知道后向项目作了汇报,项目积极履行央企的社会当担之责,在工程弃渣中特别绕行数里路程为村民服务。

       刘境有热衷于加强项目与村民的沟通,得到村民的信任,也得到项目的肯定,他在这些掌声面前不好意思说,“其实最开始不懂该怎么进行这样的协调,是项目部老书记马骏和赖明波主任教我学会了该怎么合适表达礼仪,自身工作能力得到了很大的提高,尤其是协调能力,得到了专业化的提升,项目不仅增加了我的经济收入,而且给了我很多金钱买不到的帮助,它就是我的社会大学。”

 
刘境有与中方员工交流沟通

小温情彰显的大爱

       友情不是一段长久的相识,而是一份交心的相知。刘境有对中国电建的热爱和对中国人友好,根植于他的中国心,也根植于项目对他的情谊和帮助。年轻的项目员工叫他大哥,年纪大一点的叫他小刘,相互亲近毫无隔阂感,他也与许多项目员工成了好朋友,大家都愿意帮他。

       由于项目员工大部分是四川人,对四川话的理解成了刘境有翻译工作的一道坎,项目上的四川员工教他学方言、学四川话,使他很快掌握了四川话的翻译技巧。近朱则赤,在日常翻译中,刘境有还向中国同事学会了工程方面知识,开始对土方、开挖和工程预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他说希望加盟中国电建,也来个跨界转型。

       刘境有老父亲听力欠佳,想给父亲配一副助听器。项目综合部主任赖明波知悉后,花了一上午时间在中国淘宝网上仔细帮他选了一副助听器,又托熟人发到老挝。刘父戴上助听器后,高兴得大叫“听到了,听到了”。看到父亲这么高兴,刘境有激动得连声道,“谢谢中国电建的朋友”。

       友情如酒,烈而沁心。到中老铁路项目后,项目给刘境有的是合同工资,比以前丰厚很多,有了钱,刘境有感觉自己腰也硬了,气也粗了,不仅买了台二手黑色现代SUV,作为上下班使用,还在项目的帮助支援下,盖上了一栋砖混小平房。新居落成那天,刘境有举着酒杯对来祝贺的项目员工和村民道,“没有中老铁路工程,就没有我刘境有的今天,没有中国电建朋友真爱,就没有我一家的幸福生活,一句感谢都在这一杯酒里了。”

 

解不开的中国电建情结

       爱人者人恒爱之,敬人者人恒敬之。在中国人圈里工作,刘境有俨然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,他那为人处世的中国情结无不在生活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,他把两个孩子的名字取成中国名,教他们学汉语,希望他们长大后到中国读大学,在中国工作。他要求媳妇学做中国菜,有朝一日,能够继续为中国人服务。

       让刘境有时时忘不了的,就是希望中老铁路通车后,带着家人到中国去看看,他没去过中国,十分仰慕中国北京的天安门、长城,还有四川的九寨沟和都江堰,他说,“其他地方可以不必去,但中国必须要去,中老铁路就是为我圆中国梦修的。”

       刘境有情系中国,情系中老铁路,也情系中国电建。最近,他有了新计划,等中老铁路竣工了,在万荣车站开一家小买店,卖中国产品,也卖老挝特产,有中国电建人到万荣旅游,免费给他们作好导游和服务工作,继续为中老两国人民连接友谊的桥梁。

       中老铁路不仅是工程建设之路,更是中老文化交融之路,中老友谊升华之路。刘境有和中国电建不解情缘,是在中老铁路建设推动之下,中老友谊开花结果的缩影。



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